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柳逸

神逸俱乐部(凡无“引用”“转载”的皆[原创]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卷入漩涡求自由(11)  

2013-06-04 15:34:09|  分类: 读书有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 ——读东坡先生随笔

    

     东坡于1085年十二月中旬奉命抵达京师开封。再次卷入政治漩涡——元祐党争。
     所谓“卷入”实非情愿。他崇拜陶渊明,常州赴任途中已经提请退休。但他忠于皇帝、热爱百姓。当时“学而优则仕”,仕可养活一家众多人口。他在黄州时说过:“自笑平生为口忙,老来事业荒唐”。这个“荒唐”不是因写诗获罪被贬,实为“我因谋生糊口而作官,为官清勤,却老来务农,可谓荒诞。”
  
 元祐党争之缘由:
       史料载,哲宗时期有朔、洛、蜀三个党派。元祐党争,实为当时文官学术思想表现在政治上的争斗,也是王安石与司马光变法与反变法继续。这是当时政治制度的产物。
        ——洛派(也称中原派):洛阳人程颐、程颢俩兄弟为领袖,程颐弟子朱光庭﹑贾易等为羽翼。主尧舜王道,经术理想派,承安石彻底改革思想。

       程颐原以布衣之士为司马光﹑吕公着汲引至政府担任宋哲宗的老师(说书)。但洛派的观点与王安石新政接近。
       ——朔派(也称北方派):司马光河北、山西等北方文士门生刘世安、刘挚等为领袖,羽翼甚众。主秦汉隋之霸道,重经验,忠直疾恶,秉承司马光逐步改良思想。司马光认为:“治天下譬之居室,弊则修之,非大坏不更造。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蜀派(也称西南派):以苏轼、苏辙为领袖,吕陶等四川文士老乡。主老子黄帝之道,重机变(近似实事求是)。苏轼《议学校贡举状》:“右臣伏以得人之道,在於知人,知人之法,在於责实(求实),使君相有知人之才,朝廷有责实之政,则胥吏皂隶,未尝无人,而况於学校贡举乎?”

        东坡先既反对王安石变法极左,也反对司马光全盘废除新法的极右做法。所以,两派谁当权,总是排斥东坡和苏辙。
        神宗的母亲英宗高皇后对熙丰新法一直持否定态度,但因严格恪守宋朝的家法而不出面干预。神宗逝世,孙子哲宗登基,高皇后垂帘听政,启用司马光,全面彻底否定王安石新法。因受挑拨,哲宗心里反感高皇后以及她所提拔的司马光、苏东坡等人。
        太皇太后宠爱:
        哲宗9岁当皇帝,他奶奶英宗皇后摄政,8个月内把东坡从七品提为四品、再提为三品的翰林学士,相当于副宰相,因为朝廷不设一品。
       一天,高皇后问东坡:“你知道为什么突然三次升迁?”答:“太皇太后恩典。”  高皇后摇头。又答:“圣上恩典。” 还是摇头。再答:“大臣推荐。”  高皇后说:“都不是。是先帝(神宗)遗旨。宫仆都知道,先帝吃饭若中途放下筷子,一定是读你的文章。他常夸你是奇才,还没来得及重用你就驾崩了。”  高皇后意在请东坡尽力辅佐哲宗。东坡鞠躬告退时,高皇后赐给东坡一盏莲花金烛台。
        东坡从此成为与皇上和摄政的太皇太后最常接触的少数官员之一。他起草各种重要文件,就连政敌李定罢官、吕惠卿流放、追封王安石太傅等,都是他亲自起草的,用词巧妙贴切,从不用翻阅典籍。
        高皇后宠爱东坡才德,加之东坡为人坦率和亲,声望已高于百官。许多人崇拜他。黄庭坚、秦观、晁补之、张耒(lei)、陈师道、李廌(xie)成为社会公认的“苏门六学士”。文人学子模仿他的帽子,顶上窄窄向前弯,东坡的帽子成为著名的“子瞻帽”。
        当时有一位张元了的学者,相貌平凡娶了非常美貌的妻子,婚后整夜读东坡诗,新娘忍无可忍说:“你爱苏东坡甚于爱我!”于是离了婚。他对别人说:“都是苏东坡的缘故。”
       东坡说自己“口无遮拦”,同大儒程颐矛盾加深:
        1086年,司马光去世,葬礼由守正不阿的理学家程颐负责主持。东坡不喜欢程颐的自命不凡与苛刻,正要带领百官入门吊唁,程颐制止说:“《论语》说‘子于是日哭,则不歌。’” 因为东坡他们早上唱了歌。
        东坡笑道:“《论语》未曾说‘子于是日歌,则不哭’” 于是,带领大家入门吊唁。并当众骂道:“伊川可谓燠(yu)糠鄙俚(热糟糠中的)叔孙通。”
        此语机巧可见东坡博识:伊川在洛阳附近,暗喻程颐。叔孙通一介儒生,先任秦二世老师,后跟随项羽,再投刘邦,汉朝礼仪宗师。《史记·卷九十九》:“面谀” 是叔孙通 通达权变的特长。
         大家笑得程颐面红耳赤。从此埋下了东坡与洛党矛盾的种子。
         一天中午,因急要拜访宰相吕大防(祖籍洛阳),吕正在午睡,等了很久才见面。东坡指着盆里一只背带青苔的乌龟,说:“这不稀奇。六眼龟才稀奇呢。” 吕宰相瞪大眼睛问:“真的吗?” 东坡说:“唐中宗时,一位大臣进献一只六眼龟。皇帝问六眼龟有何特性,大臣说:它三对眼睛,睡一觉等于别人睡三觉。” 敢把领导比作六眼龟,可见东坡不唯上是尊。
        皇帝的后代不一定是豪杰。世袭降低了政权的生命力。
        大理学家程颐重礼教太教条化了。小皇帝初春折柳,他说早春是万物生命复苏的时候不可折。10岁的小皇帝对女子毫无兴趣,程颐却大讲“女人盅惑”,反倒引起小哲宗对性的神秘感与憧憬。长大成了极为好色无主见的皇帝,24岁驾崩。
        哲宗时期,东坡任吏部尚书兼主考官,多次把因学术理念不同而被其他考官否弃的试卷批上不同意见,把“独立思考”、有见地的落选考生找回来重考,以求人才和公正。因此得罪了一些官员。骑墙派、反对派余党以此为借口向高皇后和哲宗告状,说东坡渎蔑仁宗、神宗。高皇后把诉状束之高阁。东坡厌烦地辩解道“大臣之间应当相互提意见,而不应暗地里诬告。”

         然而,诚如古语所说:“聚蚊成雷,积羽沉舟,寡不胜众也。”  高皇后提醒东坡:对东坡的极力“庇护” 已引起哲宗的怀疑与反感。
        有人说:人,一旦过够了官瘾,享够了荣华,做官的乐趣不见得胜过成功的铁匠。
荣耀之后,东坡常常思念黄州时的简朴自在的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 一次,他饭后捧着大肚子来回度步,问家人:“大腹中藏着什么?”有的说满腹经纶,有的说满腹情感,有的说都是诗文。东坡不以为然。爱妾朝云说:“满腹的不合时宜。”东坡笑而说:“对!”
        东坡忠于皇权,心怀百姓,想做大事却总受绊累。东坡深知哲宗的才德和心胸,也讨厌结党营私,向高皇后多次申请离开朝廷。

        他在朝中闲暇消遣于“弄墨”,常常和米蒂、李麟等品味生活中和书画里的“韵律”。
太皇太后年迈,准备渐渐退出摄政。权衡之后,于1089年批准东坡的请求,任命53岁的东坡为龙图阁学士、出任杭州太守,兼任浙西军区司令。
        临行前,皇帝赐给东坡银盒茶叶、佩戴镀金马鞍的骏马、金带等礼物。当时的门生李廌家里经济很困难,东坡把这匹金鞍骏马送给李廌卖钱救急。可见东坡政治上十分随性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7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