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柳逸

神逸俱乐部(凡无“引用”“转载”的皆[原创]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乡路  

2017-02-20 12:04:23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乡路 - 柳逸 - 柳逸
 


    年前看望妗子,辞别时她拉着我的双手不丢,就像舅舅那年预感自己不久于世,孤凸地伫立在山脚上目送亲人时一样,让人悠悠牵念。

    走到妗子家后的桥上,思念长辈,凭栏远眺,白云如鹤,渐飞渐远,仿若眼下这条老弃的路,踪绝径寞。我掏出手机拍下了这段小时候的路。

   小时候,这条路东西贯通全乡二十多个村,东部八九个村的人到乡供销社、医院、学校,赶峄城集,都走这段路,开凿山洞的解放军队列、车辆来回穿梭,行人熙熙攘攘。后来,在北面不远修建了两条四车道公路,还通了公交车,这条路没有行人了,颓废成现在的陌样。

    记得,第一次走这条路是跟着父亲赶峄城四月初十会,好像前面有什么东西吸引着我,蹦蹦跳跳地走在大人的前面,过了赵庄、高庄、乡驻地露天影院、杨楼、宋楼,爬上坛山口,鸟瞰古峄县城全景。坛山口,北侧是坛山,南侧是一山二崮的姑嫂山,崎岖的红石板路两侧,微风吹拂着翠绿的松林,就像故事里的古道,来回的人们坐在磨得发光的石板上歇息一会儿,聊聊家常。“坛山顶上三道箍,不出娘娘出都督”和“姑嫂望夫成崮”的传说,就是在这儿听老人们讲的。后来听大哥说,二哥在枣庄一中读初中时,喜欢坛山口,因为星期天的下午,他背着六天吃的煎饼返校,爬上夕阳西照的坛山口,常常有几个城里的女生在此迎接,轮流着替二哥背煎饼包袱。十几年前,“坛山口”就被一个山庄酒店切断了。有时还想去看看。

    我的初中学运不佳,走读乡办学校,在半球形的护君山后一片古老的柿树林里,两排瓦房一面干石院墙,老师一半是文革中期间高中毕业的民办教师,课本也很简单。每天早饭后,书包里装着两个煎饼,急冲冲上学,下午成群结队地回家。中午,老校工往讲台上放一桶开水,就着辣咸草草吃完,由于同位的女生总是招来外班的一群女生,侵占我的课桌,只好去树林里乘凉或别的教室取暖。那个年代的农村孩子很难读到课外书,一两千人的村子里只能借到《红日》、《红岩》、《野火春风斗古城》、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。买书读,没有钱。记得一个深秋的周日,我挎一篮子拔瓜秧的老鹰头黄瓜赶峄城集,侦查完行情,就高阶批发给一个办喜事的了,兴冲冲跑到新华书店,徘徊了许久才买了一本《中国通史简编》,哥哥们说这本书不适合我读,母亲听了长叹一声,温存地埋怨道:“不该买的书就别买。这些钱能打点好多事的呀……”可是,哥哥们却读的津津有味。那时候还不知道钱穆和他的《国史大纲》,后来的印象里这本通史是费孝通编著的,其实是范文澜先生的。

    往事如烟。人,路;物,人;自然,社会,就这样转化着,唯有记忆不能循环,因为是一个人的往事,而人又那么短暂,正如不能再从这条小时候的路上来来往往。

    飞鸿踏雪,雪融无痕。谁说曾经的踏雪在无限的时空里没有曾经呢?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62)| 评论(3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